来源:
时间:
性向:
内容:
地域:
2015-03-09 白白翻译 爱白网
这篇文章刊登在2015年3月7号纽约时报的A1页,爱白志愿者白白翻译。图1:左为中国性学家李银河,声明了她的伴侣为跨性别男性。她说:“我发现中国民众可以做到海纳百川了。”【纽约时报北京报道】李银河这位中国性学研究界的领头羊,已经震撼了这个谈性色变的国家三十年之久。这位受过美国教育的社会学家为中国人揭下了一夜情的神秘面纱,谱写了虐恋的赞歌并且致力于呼吁色情合法化。她同时还是中国同性恋者心目中的英雄——多年来,坚持向中国立法机构呼吁同性婚姻合法化,尽管希望始终渺茫。去年12月,刚刚从中国社科院退休的
2014-03-10 爱白网
中国政府认真研究了各国在人权理事会国别人权审查工作组第十七届会议期间提出的252条建议。中国政府接受204条建议,包括已经执行或正在执行的建议;不接受48条建议,主要因为它们不符合中国基本国情,或与中国宪法原则和国内法律精神相悖。针对来自荷兰和爱尔兰的两项与性倾向有关的建议:186.89 设立反歧视法律法规,确保男女同性恋、双性恋和变性者享有平等待遇,包括在学校和工作场所享有平等待遇(爱尔兰);186.90 按照国际标准,在劳动和就业法律中加入禁止一切歧视的规定,包括基于性取向和性别身份、族裔、
2013-12-29 爱白成都同志中心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报告,乳腺癌是全世界妇女最常见的癌症,占所有妇女癌症的16%。而在中国,04-05年乳腺癌死亡率为5.86/10万,位列女性恶性肿瘤死因第六位。乳腺癌正在越来越多的受到国人的关注,但甚少有国内研究者或组织针对性少数女性(Sexual Minority Women,SMW)罹患乳腺癌的情况进行研究和倡导教育。目前已经有明确证据表明,SMW人群,包括女同性恋者和女双性恋者,有更高风险罹患乳癌。不仅如此,由于生活习惯、不生育、歧视、社会压力等生理-心理-社会各方面因素的影响,SMW人群
2013-08-14 Cherry 编译 爱白网
作者Masha Gessen,卫报。我第一次听说立法禁止“同性恋宣传”时只觉得这很荒诞滑稽。我想我最后一次听到人们正经使用这个词时我还是个孩子,而那时,我的女朋友还没有出生。无论他们在Ryazan和Kostroma实施禁止“同性恋宣传”的法案时意图是什么,那和现实,和我,以及和今天的情况都没有任何关系。那是快两年以前的事了。一位朋友在Facebook上给我的留言使我清醒。这位朋友说:“我很担心这对你和其他有家庭的LGBT人群的影响。”这足以使我开始想象。无论他们对“同性恋宣传”的界定是什么,我都
2013-08-04 马雷 荷兰在线
[FLASH=352,288]http://www.tudou.com/v/ZUj6rDNtLOE/&resourceId=0_04_02_99&tid=0/v.swf[/FLASH]当地时间2013年8月3日,一年一度的荷兰阿姆斯特丹同性恋运河大游行“基情”上演。80艘装饰豪华的游船缤纷亮相,荷兰国防部大臣、财政部大臣和教育部大臣“三巨头”集体出席,多位足球明星也到场声援,共约50万人参加了狂欢活动。荷兰在线网站记者联手淡蓝网、爱白网全程参与了此次盛事。今年的同性恋运河大游行是为期七天的同性恋
2013-08-02 杨芸 编译 爱白网
 早在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Pepper Schwartz就对情侣间的性生活情况进行过调查。从这个调查中,她得到了算是自己职业生涯中最有影响力的一大发现:非单一伴侣制(注:原文中所提及的monogamy原中文意思为“一夫一妻制”,但是在此文中涉及到同志配偶时,我们翻译为“单一伴侣制”,non-monogamy同理被翻为“非单一伴侣制”。)的现象在男同性恋者中非常多,有多达82%的男同性恋者都有和自己恋人以外的人发生过性关系。三成多点的男同性恋伴侣们认为单一伴侣制很重要,而另外三分之二的人认为单一伴
2013-07-25 杨芸 编译 爱白网
Hall身材瘦削,留着一头灰色短发,戴着一副板材眼镜,俨然一副美国文学或政治哲学或者从事东亚问题研究的大学教授的样子。他说自己“列出了最容易引发争端的12件事”。今年春天的时候,我到教堂去找他聊过一次天,那是一个晴朗的早晨,阳光透过拱形窗户,映照在教堂里一块东方风格的地毯上。多年来,他收集到不少七十年代出版的市井杂书,像什么《开放式婚姻》还有《百分百女人》,他说:“这些书只会添乱”。Halll生在好莱坞,90年代的时候,他还在帕萨迪纳当地的教堂做过牧师,在那里,他就给许多同性恋伴侣们献上过婚礼的
2013-07-15 杨芸 编译 爱白网
传染效应前面所说的调查研究讨论的都是性别与婚姻之间的关系,接下来可能有人会问这样的问题:同性婚姻是不是会让我们对异性恋婚姻有更进一步的了解——甚至会对传统婚姻产生一定的影响?调查表明同性恋伴侣之间更倾向用公平的方式解决问题。在出现冲突的时候,他们也不会像异性恋伴侣那样咄咄逼人,也更少抱怨。在笔者对刚通过同性恋婚姻合法化的州进行调查的时候,一些当事人——婚礼策划,婚礼司仪,和未婚夫妻——都反复提到自己所在地区出现混了结婚潮,同性恋婚姻和异性恋婚姻都有。同性恋婚礼似乎还为婚礼赋予了新的意义,或者说是
2013-07-11 杨芸 编译 爱白网
经验二:带孩子的时候,别AA制。Charlotte J. Patterson是弗吉尼亚大学的一名心理学家,她一直致力于搜集家长在抚养子女的工作中所体现的平均主义的明显证据:她发现,与传统家长相比,同性恋家长在带孩子的时候配合得更好,也更熟练。Patterson 和她的同事Rachel Farr对哥伦比亚地区11个州的100多对同性恋家长和异性恋家长进行了调研,这也是男同性恋家长第一次被纳入此类调查的对象。研究报告会发表在即将出版的一期《儿童发展》上。这篇报告的内容研究人员到受访者家中,在地上散了
2013-07-08 杨芸 爱白网
为了更完美的婚姻不过,当代的婚姻制度也并不是一无是处。相反的,现在的婚姻制度比过去更灵活,更宽容。许多妇女都有了自己的工作,男人们不再像过去那样要为养家而四处奔波,因而有了更多的时间来照看和陪伴孩子。同时,女人们也不再为需要全权负责孩子和家务而苦恼,而是有了更多时间来构想除了做家庭主妇外的另一种生活模式。然而,就像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社会学家Bianchi所说,对于许多夫妻而言,现代的平均主义理想是“很难实现的”。即使丈夫们比过去多分担了些家务活,太太们也依旧是做家务的主力军。对于那些有孩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