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恋婚姻的幸福指南(四)



爱白网 杨芸 编译
2013-07-15

传染效应

  前面所说的调查研究讨论的都是性别与婚姻之间的关系,接下来可能有人会问这样的问题:同性婚姻是不是会让我们对异性恋婚姻有更进一步的了解——甚至会对传统婚姻产生一定的影响?

  调查表明同性恋伴侣之间更倾向用公平的方式解决问题。在出现冲突的时候,他们也不会像异性恋伴侣那样咄咄逼人,也更少抱怨。

  在笔者对刚通过同性恋婚姻合法化的州进行调查的时候,一些当事人——婚礼策划,婚礼司仪,和未婚夫妻——都反复提到自己所在地区出现混了结婚潮,同性恋婚姻和异性恋婚姻都有。同性恋婚礼似乎还为婚礼赋予了新的意义,或者说是让婚姻回归到了原本的样子。在马里兰州承认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几周之后,巴尔的摩市中心举行了一次同性恋婚礼展。一个名叫Drew Vanlandingham的婚礼策划师也为自己事业的东山再起而感到高兴。他说,当时是一月,而那些受欢迎的场地已经被预订到夏季了——“他们都在说:我最好快一点!”这个情况远远超出了他和他爱人的想象。他还认为,这两个群体正在马里兰州进行一场奔向婚姻殿堂的“友谊赛”。

  一些当地的官员向我们介绍了那里婚潮的盛况。Lynn Strauss是马里兰州罗克维尔地区某教堂的牧师,她说自己已经习惯了每天面对着那本薄薄的婚礼登记册:在一些年份里,每年就只能举办一两场婚礼,而在其他时候,则是一年到头一场都没有。不过今年有所不同:“我的日历上全都标注上了预约婚礼的信息。三月有两场,四月一场,五月一场,九月一场,十月一场——差点忘了,七月还有一场。”其中,有三场是同性婚礼,其他的都是传统婚礼。今年上旬,我有幸参加了人生中第一次有两个新娘的婚礼。席间我跟新婚的Steve Greene 和Ellen Rohan夫妇聊了起来,得知他俩的婚礼就是由Strauss主持的。这已经Steve第三次结婚了,他说自己在遇到Ellen之前曾发誓说不再结婚。Ellen也是第二次结婚,她说同性婚姻的合法化让她和丈夫也大为触动,她坦言“人人都想结婚。”

  Robert M. Hardies是华盛顿特区万灵教堂里的一位牧师,他也正准备和自己的爱人(也是孩子的家长)走向婚姻的殿堂。Chris Nealon说自己从那些来参加同性婚礼的人眼中看到了“婚姻的第二春”,因为“在来参加婚礼的异性恋者,脸上都洋溢着一种特别的表情,这让婚姻又变的美妙了。”我们都渴望见证那些克服了重重阻碍才在一起的爱情,无论这类喜剧无论是莎翁式的还是好莱坞风格的。这样的结果,除了因为浪漫,还能因为什么呢?

  我们有一些理由可以这么认为:对待婚姻的态度,事实上,是具有传染性的。关于人们如何在行为和情绪上影响熟人的的研究有很多,这些研究的核心就是“社交传染”。James H. Fowler 和Nicholas A. Christakis在2008年发表的研究报告显示,快乐会在社交圈子里“传播”。这个结论是在仔细分析一项长期医学研究的数据之后才得出的。在这项针对马萨诸塞州弗雷明翰市的研究对象包括:几千对当地居民,以及他们的孩子和孙子。调查发现“情绪可以直接在个体之间发生转移”。其他的研究还发现肥胖,吸烟和在学校的表现都是具有传染性的。

  在一篇发表在社会学杂志的论文中,布朗大学的政治学家Rose McDermott及她的两位同事Fowler 和 Christakis经调查得出:离婚是会在朋友之间传染的。Rose还认为,多参加朋友的婚礼,可能会使自己的婚姻变得更牢固。McDermott就目睹了婚姻是怎样传播开的这里有个有趣的现象,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上的国家十年前就承认了同性婚姻的合法化,在这十年来,这些国家的结婚率没降反升。耶鲁大学法学院的教授William N. Eskridge Jr.和Darren Spedale在2006年发表的文章中也表示,在那十年里,丹麦的异性恋结婚率上升了10.7%,挪威上升了12.7%,瑞典上升了28.8%,此外,这三个国家中的离婚率也有所下降。虽然现在还没发验证这些现象的因果联系,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婚姻并没有遭到破坏。

  假设婚姻行为会传染,那他到底是怎么传播开的呢?笔者从华盛顿国家大教堂里找到了一些答案。这个新哥特式风格的建筑是华盛顿特区的标志之一,该教堂的主教管辖华盛顿特区和马里兰州的宗教事务。这所教堂不仅是美国宗教的象征,还是国民的精神寄托,教堂里也经常举办一些宗教活动。Very Reverend Gary Hall是国家大教堂的主教,也是一位圣公会牧师。在今年早些时候,他曾宣布这个教堂即将开始承办同性婚礼。而这句话引发的关注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尽管只有与教堂经常来往的人和其教会学校的学生才有资格在那里举办婚礼,国家大教堂也还是个很有影响力的地方。而Hall也借此机会表达了他对同性婚姻的看法,他认为同性婚姻中传递出的“彻底”平等性的理念,是值得异性恋夫妻们学习的。他还说,同性婚姻所树立的典范,应该由像牧师和同性婚姻专家这样的中间人传递出去,让异性恋夫妻们能看得到。Hall说自己为同性恋伴侣门做婚礼顾问的经历,对自己给传统夫妻提的建议产生了很大影响。


资讯来源:爱白网
作者译者:杨芸 编译
2013-07-15
分享到我的 ...